四川省雅安市

基层社会治理的调查与思考

基层社会治理是国家治理的基石,关系到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目标的实现。近年来,在雅安市委的坚强领导下,雅安市各级党组织和政法机关以平安雅安、法治雅安建设为目标,坚持以政治为引领,创新发展新时代“枫桥经验”,充分发挥自治、法治、德治、智治作用,将矛盾纠纷化解在萌芽状态,及时妥善解决好人民群众最现实最直接的利益问题,不断提升人民群众的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雅安市刑事案件发案数连续五年同比下降,多发性侵财类案件连续三年同比下降,平安建设群众满意度持续三年攀升,2019年位居四川省第1名

一、做法与成效

(一)以自治为基础,确保群众的主体地位

坚持以党建为引领,发挥党组织的核心作用和党员先锋模范作用,以群众为主体,发动和依靠群众,探索出了一些行之有效的基层自治办法。

一是理顺基层权责关系。全面清理村(社区)工作事项,雨城区通过制定出台“阳光村务微权清单五十条”,在每个村(社区)建立民主议事、决策、管理、监督“四项制度”,每个村社、城市居民院落建立一套村(居)民公约,实行提议、商议、审议、决议、评议“五议工作法”,构建“一核三治一化”和“一核三治一监督”基层治理体系,实现了“民事民议、民事民办、民事民管”。《雅安市雨城区运用微权清单制度推进基层治理的实践》荣获第二届中国美丽乡村论坛“农村基层治理十大创新案例”。

二是积极引导群众参与。最大限度调动群众参与基层社会治理的积极性和主动性,让群众成为社会治理和平安建设的参与者、维护者、受益者。结合“4·20”芦山强烈地震灾后重建新村聚居点管理面临的问题,立法出台《雅安市新村聚居点管理条例》,创建了以自管委为中心的基层群众自我服务管理机制,使天全县凤翔新民新村、芦山县白伙新村、宝兴县戴维新村等一批新村聚居点群众实现了“住上好房子、过上好日子、养成好习惯、形成好风气”的目标。石棉县广元堡社区、岩子社区坚持以党建为核心,以小区为格、以楼栋为点的“楼栋党小组+自管委”共管模式,彻底改变了以往老工矿区脏、乱、散的面貌。名山区高岗村首创农村垃圾分类“高岗村模式”被省委彭清华书记“点赞”。

三是广泛统筹社会力量。积极探索政府主导、社会各界广泛参与的联动模式,建立市、县、乡三级群团服务中心和社会服务项目点,邀请74家社会组织集中入住,着力推广“3+N”组团服务、社工义工“1+1”服务等模式,提升社会管理服务水平。创新设立了雨城区土桥社区“朝云工作室”、名山区解放乡银木村“谈心说事室”等一批在群众中广受好评的自治调解组织,对各类矛盾纠纷和涉稳苗头隐患做到发现在早、处置在小。雅安市共成立基层群众自治类组织1086个、成员3748名,组建群防群治队伍6080支、56500人在平安建设中发挥了巨大作用。

石棉县草科乡乡贤调解

(二)以法治为保障,促进社会安定有序

法治是社会治理现代化的重要标志。近年来,雅安市不断深化依法治市各项工作,“尚法为雅、善治为安”的法治雅安品牌内涵不断丰富,群众自觉守法、遇事找法、解决问题用法、化解矛盾靠法的法治良序正在形成。

一是营造良好法治氛围。持续深化“法律七进”,利用流动法庭现场庭审、以案说法、“农民夜校”等方式分类实施精准普法。近三年来,共开展法治宣传活动642次,举办法治讲座、法治大讲堂446场次,受教育16万人次。创新开展“法治扶贫五个一”,雅安市261个贫困村全部配备法律顾问,培养法律明白人2万余名。石棉县丰乐乡在依法治村工作中以“村民公约”为切入点,形成“我参与、我制定、我遵守、我监督”的“丰乐”经验,被依法治省办在四川省交流推广。

二是推进矛盾纠纷多元化解。坚持创新发展新时代“枫桥经验”,积极创建“枫桥式公安派出所”,实现了人民调解与治安调解衔接联动。雨城区康藏路社区民警戴鹏创新老城区警务管理方式,深耕警民关系,有效提升社区群防群治水平,被评为“全国特级优秀人民警察”。积极探索“诉源治理”,名山区成立四川省首个诉调对接人民调解委员会。雅安市委办、市政府办印发《关于深化“诉源治理”助力加快建设绿色发展示范市的实施方案》,将“诉源治理”上升为“党政主推、法院主责”来抓。雅安市培育果蔬、药材、旅游等产业纠纷调解组织11个,建成交通、医疗、物业等领域专业性行业性调解组织63个,设立专业调解人才库,涌现出杨启邦、张显承等一批调解能手。“法律进重建、调解进项目”、名山区“蒙顶山茶产业矛盾纠纷多元化解机制”、天全县“藏汉双语调解”等工作经验在四川省推广。近三年来,雅安市共排查各类矛盾纠纷11.6万余件,调处成功11.3万余件,成功率达97.47%。名山区解放乡银木村、石棉县迎政乡三索窝聚居点充分发挥矛盾纠纷多元化解作用,多年来无一起违法案件发生。

三是深化社会治安综合治理。雨城区飞机坝社区位于城乡结合部,老旧小区多,下岗工人、老年人、外来租住户多,驻军多,他们实施军警民联防联控,治理了许多乱点乱象,辖区内治安秩序有效改善。2019年以来,雅安市以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为牵引,严厉打击盗抢骗、黄赌毒、食药环等突出违法犯罪,深入开展依法规范用电秩序专项整治,挂牌整治农村赌博问题等9个治安乱点乱象,成功打掉了省级挂牌督办的申文健涉黑案、董忆等人、王伟等人涉黑案,实现了良好的社会效果和法律效果。雅安市刑事立案数、八类暴力案件发案和命案发案数有效下降,刑事、毒品案件破案率双提升,命案破案率100%,群众安全感有效提升。全面强化社会面治安防控,狠抓信访维稳工作,雅安市社会大局持续稳定,确保了2020年“两会”、国庆等重要节点期间“零到京、零非访、不出事”。

(三)以德治为先导,倡导社会良好风气

近年来,雅安市坚持以善治为目标,大力倡导乡风文明,将基层平安建设与道德建设相结合,开展平安“七无”村(社区)创建,组建了“红白理事会”“乡风文明理事会”“孝亲敬老理事会”等一批群众性自治组织,建立“道德积分管理办法”“爱心积分兑换超市”等群众广泛参与机制,引导群众自觉遵守道德规范和文明公约。雨城区土桥社区通过评选表扬“五星文明户”“孝老爱亲模范家庭”先进典型,筹办“敬老坝坝宴”“爱心义剪”“80岁以上老人每月集体生日会”等活动,将道德规范融入乡规民约,引导基层群众树立向善孝老、诚实守信、勤俭持家、互帮互助的良好品德。石棉县结合县域民族地区、老工矿区、移民库区等特点,发挥少数民族长辈、乡贤在基层社会治理中的“头雁效应”,先后探索形成了“德古”、“路吉达克”、“乡贤调解”、“五心”工作法等一批具有民族特色的德治调解新模式。天全县中医院医生陈怀炯以其精湛的医术和高尚的医德,在治病的同时调解了大量医患纠纷,被少数民族同胞称为“活菩萨”。此外,雅安市各地积极开展“我推荐我评议身边好人”“道德模范推荐推选和学习宣传活动”“寻找最美家庭”等活动,近三年来,1人被评为“中国好人”,2人被评为四川省道德模范,4个集体、46人被评为“四川好人”,广泛开展“感动雅安”道德模范、“雅安好人”评选活动,形成了良好的社会氛围。

(四)以智治为支撑,提升社会治理现代化水平

社会治理现代化是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题中应有之义,提高社会治理智能化水平,关键在于对科技手段和信息化水平的应用。

一是以网格化夯实社会治理基础。雅安市合理划分网格1590个,实现城市、重点乡镇(街道)专职网格员全覆盖,4283名网格员坚持每天在网格内走访巡查,实行“即时受理、分类处理、限时办理”,探索形成了“事件网上转、人在格中走、事在格中办”的新型社区服务模式,群众满意度有效提升。自网格化服务管理系统运行以来,办理民生事项96.3万件,未发生一起因推诿扯皮、久拖不决而出现群众投诉的事件,网格员已成为群众离不开的“格格”。

二是以综治中心构建多元共治格局。整合网格化服务、矛盾纠纷多元化解、公共法律服务平台和基层卫生、民政、公安、司法等资源,实行网上网下联动,形成了“六化八联、多元共治”的工作格局。雅安市共建成县、乡、村综治中心1002个,其中县级综治中心8个,乡镇级综治中心138个,村级综治中心856个。严格实行“首问负责制”,对群众诉求及时登记受理,并做好分流处理工作。近三年来,共收集上报流动人口、特殊人群、治安安全隐患等各类信息5.2万余条,协助侦破治安案件500余起,有力维护了基层社会治安平稳。

三是以资源整合提升防控效能。以“人、地、事、物、组织、网络”六大要素管控为核心,依托综治中心整合“天网”、“雪亮工程”、水利、环保、安全生产、自然资源等领域视频监控资源,采取“探头”站岗、“鼠标”巡逻,对重点部位、重点场所、交通要道防控全覆盖,实现了多领域实战化应用,雅安市公安机关利用视频监控图像侦破各类刑事案件占破案总数约30%。天全县始阳镇充分整合政府统建和社会自建视频监控资源、网格员等群防群治力量,构建起多元共治社会治安防控网。

名山区茅河镇治安巡查

二、存在的问题

雅安市基层社会治理正进入成长过程,工作中还存在不少的问题,需要认真研究,以进一步推进社会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

(一)认识不到位

经济发展离不开稳定的社会环境,社会治理的作用发挥得好不好,一定程度上决定了社会的稳定程度,但现实中,一些地方重经济发展轻社会治理的思想客观存在,没有充分认识到发展与稳定的关系,片面理解治理花钱、还看不到形象。部分基层干部对社会治理重要性的理解还停留在表面,认为基层社会治理无足轻重、可有可无。

(二)保障不充分

谋发展离不开人,抓治理更需要“能手”。名山区高岗村党支部书记王英18年如一日的坚守,带领全村干部群众苦干实干,让这个一度落后、环境脏乱的小村庄摇身一变成了远近闻名的示范村。雅安市一些乡镇(街道)、村(社区)能人难寻,力量保障不足,人员素质不高,缺乏处理社会问题的能力;基层网格员、调解员、社区工作者等人员经费保障不足,队伍素质参差不齐,存在“空壳化”现象;有的地方对乡镇(街道)、村(社区)基层基础投入不够。

(三)机制不够健全

基层治理与基层党建等工作没有形成有机整体,存在“力量散”“管理乱”等问题;村(社区)基层组织在特殊人群的排查、服务、管控工作中,缺少与网格化服务有效联动,没有完全形成工作合力;社会组织培育滞后,政府购买服务涉及领域不多,社会治理的社会化、专业化受到制约;城乡社会心理服务、疏导和危机干预机制不健全,存在缺位现象。

(四)方式创新不足

村规民约、居民公约的制定不切实际、落实差;群众参与不足是最大的问题。有的县(区)一些基层群众自治组织自治能力不强,作用发挥不够,缺乏活力;部分乡(镇)、村(社区)没有充分发动群众参与自治,治理手段粗放,方式方法缺乏创新,服务机制没有完全跟上,缺乏与人民群众交流沟通的载体和机制。

(五)信息化应用不够

部分村综治中心、村(社区)“雪亮工程”建设推进迟缓,有的还未启动建设,市县两级“雪亮工程”资金投入不足;村级社会治理手段还比较粗放,现代科技运用程度较低,治理精细化程度不够;农村治安防控还存在漏洞,视频监控等技防手段发展相对滞后,城市公共视频、基础数据等资源整合运用不够,利用信息技术手段统筹各种力量参与社会治理不足;信息共享渠道不畅通,“信息壁垒”“数据孤岛”现象仍然存在,各类数据尚未实现互联互通、共享共用。

“德古”调解现场

三、需着力提升的重点

党的领导是基层社会治理的最大优势。以人民群众的需求为导向,从雅安实际出发,需要坚持把党的领导作为贯穿基层社会治理的主线,通过政治、自治、法治、德治、智治“五治”融合,推动健全党委领导、政府负责、社会协同、公众参与、法治保障、科技支撑的社会治理体制,积极构建共建共治共享的社会治理格局,建设更高水平的平安雅安、法治雅安,不断提升人民群众的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

(一)坚持以政治强引领

调研中得出,凡是基层社会治理搞得好的地方,无不都是党政重视,带头人、带领人用心用力抓的结果。石棉县近年来一直高度重视、保障到位,从抓好法治教育“宣传点”,抓好矛盾纠纷“调处点”,抓好特殊人群“管控点”等各层面开展工作,在党风廉政建设社会评价和平安建设群众满意度测评中始终保持四川省第一方阵。因此,各级党委要充分发挥总揽全局、协调各方的领导作用,落实基层社会治理领导工作责任制,把组织优势转化为治理优势,推动社会治理融入社会经济发展全过程,及时研究解决涉及基层社会治理的重大问题,挺起治理的“主心骨”,确保街道社区聚精会神抓党建、抓治理、抓服务。各级政府要切实履行基层社会治理职能职责,推动基层社会治理各项任务落到实处。加强基层党组织建设,建强村(居)基层组织,持续开展基层软弱涣散党组织整顿,只有层层有人抓、事事有人管、件件有着落,才能充分发挥党组织战斗堡垒作用和党员先锋模范作用,增强基层党组织向心力、凝聚力。探索在农村专合组织、产业基地和居民小区、楼宇、商圈等领域,创新设置党组织,确保村(社区)党组织对辖区基层自治组织、经济组织、社会组织的领导,引领带动社会组织和成员参与到基层社会治理当中。积极探索“党企+社区+物业+智慧”的城市社区现代化治理模式,构建党组织领导下的“群众自治圈”,实现好、维护好、发展好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

(二)坚持以自治强活力

调研中发现,群众广泛参与自治管理是基层社会治理最有效的途径。要充分调动城乡群众、企事业单位、社会组织自主自治积极性,完善村规民约、行业自律规范等,打造人人有责、人人尽责的社会治理共同体。要更新治理的思维,让群众参与到治理中来,形成“大事一起干、好坏大家判、事事有人管”的社会治理新格局,不断提升群众的自我管理、自我监督、自我服务能力。要强化民主管理,优化民主监督运作方式,大力推广村级民主恳谈会、村民议事会、民情沟通日、村民票决制等民主自治形式,让村民自己“说事、议事、主事”,突显主体地位。拓宽社会组织参与社会治理渠道,积极搭建村(居)民参与社会治理平台,鼓励和引导乡风文明会、红白理事会、老年协会、文体协会、环保协会、调解组织、志愿者队伍、爱心基金会等社会组织及专业社会机构,围绕村(社区)基本生活服务需求,在扶贫帮困、防灾减灾、健康养老、文体娱乐、教育培训、公益慈善、社区矫正、纠纷调解、预防犯罪等方面提供多层次、多样化、高质量的社会服务,有效参与社会治理。创新完善群众参与社会治理的渠道,广泛发动广大群众积极参与基层社会治理实践。积极探索政府购买社会服务模式,将适合社会力量承担的公共事务让社会去做。

(三)坚持以法治强保障

调研中得出,充分运用法治思维和法治方式解决基层发展改革稳定中遇到的问题,有利于维护法治权威,实现长效常治。要强化依法行政,各级政法机关和行政执法部门加强协调联动,推动刑事司法和行政执法有效衔接。要强化法律服务,组织法官、检察官、法学会成员“送法下乡”,开展“法治讲堂”,营造浓厚法治氛围。组织开展民营企业“法律体检”,推动警企联防,开展“平安企业”“平安园区”等创建活动,依法为民营经济健康发展保驾护航。深入推进“放管服”改革,使基层群众能用最少材料、最短时间办成事、办好事。依托村(社区)便民中心建立健全“一窗式”法律服务平台,创新村(社区)法律顾问工作机制,积极推行村(社区)公共法律“一厅式受理、一站式服务”模式,打造“菜单式多元法律服务”。加强特殊人群管控,积极探索社会心理服务体系建设,最大限度化解社会戾气。持续深入推进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对易滋生黑恶势力的重点行业、重点领域,进一步摸清底数、找准病灶,依法严厉打击。坚持标本兼治,建立长效机制,铲除黑恶势力滋生土壤,进一步净化社会环境、维护法治良序。要强化公正司法、严格执法,让人民群众在每一起司法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义,不断提高人民群众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

(四)坚持以德治强教化

俗话讲,以德才能服人。调研中发现,引领高尚的社会品德,能够有效以人为本提升基层社会治理实效。因此,需要广泛开展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宣传教育,倡导群众加强社会公德、职业道德、家庭美德、个人品德建设,形成讲道德、尊道德、守道德良好社会氛围。结合脱贫攻坚、乡村振兴、“双创”等重点工作,指导村(社区)修订完善村规民约、居民公约、行业准则等,发挥明导向、正民心、树新风作用。运用培训讲座、文艺演出、知识竞赛等多种形式,充分发挥农民夜校功能作用,广泛开展宣传教育,丰富德育元素。积极开展村级道德评议、乡风评议活动,发动村(居)民挖掘当地好人好事,突出对不文明现象进行评议,以道德评议和社会舆论的力量革除陋习、改进民风,使大家感到“做违法的事丢人、做出格的事丢脸”。大力推行公民道德积分、诚信积分制度,广泛开展以爱老敬老、扶贫解困、诚实守信、脱贫致富等为内容的“文明户”创建活动,深化“文明家庭”选树和好家风系列主题活动,倡导良好向上的乡风、民风、家风,以德治滋养法治、涵养自治。积极探索乡贤参与社会治理机制,发挥乡贤、致富带头人、老干部、老党员等群众基础好、威望高的人员在基层社会治理中的“头雁效应”,鼓励发展乡贤组织,培育有地方特色和时代精神的新乡贤文化。

(五)坚持以智治强支撑

在科技发展日新月异的今天,信息化、智能化手段才能满足新时代社会治理需求。因此,需要加强基层社会治理信息化基础设施建设,推进智慧政法、智慧法院、智慧检院、智慧公安、智慧司法等智能化建设,加快推进大数据分析运用,提升预测预警预防能力。持续推进“天网工程”、“雪亮工程”、综治信息化平台建设,加大城乡结合部、农村公共区域视频监控建设力度,充分统筹社会视频监控资源,消除监控盲点,积极运用电子围栏、人脸识别等技术,提升实战化能力。加快综治中心实体化运行,在发挥社会治理“中枢大脑”作用上下功夫,建立“1+N”模式,统筹基层法庭、检察室、派出所、司法所以及法律服务站、卫生院、网格员等力量,健全矛盾纠纷调解、法律服务、心理咨询等功能,切实提高服务群众、化解矛盾、维护稳定的能力水平。加快新媒体矩阵应用,探索运用新媒体平台,推进网络法治阵地建设。

会务组:010-60563980      传真:010-87747102

法治周末报社:010-84772686

邮箱:shehuipeace@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