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蒙古自治区伊金霍洛旗

多元化社区警务引领县域社会治理

      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提出,坚持和完善共建共治共享的社会治理制度,构建基层社会治理新格局。公安机关是平安中国建设的主力军,是社会治理的重要力量。近年来,伊金霍洛旗公安局牢固树立警力有限、民力无穷理念,深入贯彻新时代“枫桥经验”,全面加强多元化社区警务创新,引领县域社会治理向现代化阔步迈进。

伊金霍洛旗

      一、背景与起因

      伊金霍洛旗,汉意为“圣主的院落”,因一代天骄成吉思汗陵园座落于此而闻名于世,享有“煤海绿洲、天骄圣地”的美誉。地处蒙陕两省交汇处,是呼包鄂榆及周边地区重要的立体化交通枢纽,也是全国第三大产煤县和国家重要的能源战略基地之一。辖区区位优势明显,经济发展活跃,厂矿企业众多,人口成分繁杂、外来人口流动性大,给基层社会治理带来诸多新情况新问题新挑战。同时,随着国内外形势的深刻变化,公安机关护航改革发展稳定大局的任务更加艰巨,社区警力资源短缺、基础信息不实、治安监管缺位、数据研判不准等问题更加突出,严重影响人民群众安全感和满意度。

      社区警务工作是公安工作的基础,是基层社会治理的重要一环。伊金霍洛旗公安局扭住社区警务工作关键,创新提出多元化社区警务的理念与模式,以公安机关打防管控力量为骨干,以社区警务室为组织平台,以群防群治队伍为依托,以信息化手段为支撑,通过改变民警观念、整合社会资源、化民力为警力,科学搭建“一格一室、一村一警”整体框架,构建联管、联防、联调、联动、联服、联治、联控的基层社会治安综合治理新格局,切实将社区警务打造成为了零距离服务企业群众的110,较好地解决了社区警务瓶颈问题,实现由被动警务、传统警务、专业警务、单一警务向主动警务、科技警务、民情警务、合成警务的转变,成功探索出了一条社区警务改革、基层社会治理、社区警务社会化信息化并驾齐驱的新路径。

依托警务室联动社会组织

      二、做法与经过

      (一)“警务室+”筑牢基层社会治理组织基础。

      科学划分警务网格,一格一室,以警务室为组织平台,以各基层单位、部门单位为组织支点,建立警务室与社区居委会、社区综治中心、司法调解、网格管理、计生中心、安检站、物业公司、环卫所、驻社区单位、社区戒毒矫正康复站、村嘎查委员会、道路安全、防火、禁毒、反恐等组织单元合作架构,建立健全共治共享规章制度,定期组织召开联防联控工作会议,形成社区(村)警务工作网络和共治组织体系。这种模式在警务室运行的基础上,既丰富了警务工作社会化的载体,又拓展了社区工作网格化的空间,目前全旗24个警务室联动783个基层组织,全面筑牢了社会治理组织基础。通过运行,公安机关与社区(村)组织、合作伙伴、和其他社会组织共享信息,互动治理,共同运用各自资源和优势发现和解决社区(村)存在的安全隐患和矛盾纠纷,共同参与社区(村)警务工作,共同治理社区(村),实现各领域社会治理组织的高度整合、有效组织、集约使用、专业运行,切实将警务室打造成为“老百姓家门口的派出所”,为经济社会发展创造和谐稳定的治安环境。

      (二)“社区民警+”夯实基层社会治理工作基础。

      实行派出所副职进社区兼任挂职副主任,一村(社区)一警,全面推广以社区民警为核心,以各种社会人力、物力资源、社会治安综合力量为辅助,变社区民警孤军奋战的勤务模式为多元联动共治的勤务模式。“多元”指所有社区(村)工作相关的工作人员,包括社区综治主任、专职巡防队员、“4050”联防队员、网格员、相关公益性岗位人员以及居委会、治保会成员、单位保卫干部、楼院组长、村社小组长及值班守护的保安员、值班员等等。一是形成内外联动层次。通过联动社会综合力量,落实“以奖代补”激励机制,充分激发民力、运用民力,发挥出1+1大于2的效应,其包括核心层、紧密层、联动层三个层面的运作组合,核心层由警务室民警组成,通过以警务室为平台实施社区警务的各项职能;紧密层由社区民警组织,通过警务室纽带,统一组织和带动社区治保(综治)主任、计生协管员、禁毒志愿者、治保人员、调解人员、司法人员、消防人员、专职巡防人员、单位内部保卫(保安人员)等,共同做好维护社区治安、关注改善民生、保障社区稳定的工作,建立与警务室民警的密切联系;联动层由社区民警和紧密层力量发起,组织引导中心户长、村小组长、楼院组长、治安积极分子、守楼护院值班门卫、物业安保人员、治安信息员和各种平安志愿者的居民群众组成,共同做好社区警务的基础业务、安全防范、人口管理、情报信息等工作。二是建立综合运作模式。综合性运作方式:每周或每月在警务室召开综治力量联勤会议,汇报工作、部署任务,围绕开展群众工作、掌握社情民意、管理实有人口、组织安全防范、维护治安秩序、服务群众等工作重点,对紧密层综合治理力量布置警务辅助工作,同时要求落实反馈。单项性运作方式:警务室民警单独协调某个综治力量,共同开展业务工作。如协调计生工作人员、警务协管员开展出租房屋和流动人口的登记管理,组织安保人员轮流开展小区巡逻防范。组织性运作方式:警务室民警在宣传防范发动、实有人口管理、矛盾纠纷调解方面,组织治保人员、单位内部保卫人员及各种松散层社会治安积极分子开展巡逻联防、警情通报、宣传发动,提高群众自防协防水平。三是组织实施职责任务。实有人口管理方面,依靠计生办协管员、外口协管员、治保人员以及单位内部保卫人员,通过对依靠对象和监控对象的重点人户访查,把好流入、流出、暂住“三个重点”环节,做到了“院不漏屋、屋不漏户、户不漏人”,实现了流动人口、出租屋信息采集、录入全覆盖。矛盾纠纷调处方面,及时排查纠纷隐患,掌握纠纷起因、诉求等第一手资料,切实做到底数清、情况明;会同综治、司法、劳动监察、法庭等驻村(社区)工作专班力量及乡贤,共同对一般治安案件、民间纠纷、利益问题引发的矛盾进行调处,做好邻里间的矛盾纠纷调处工作,将矛盾纠纷化解在基层,保障社区(村)稳定。治安管理防范方面,向居民、村民宣传安全防范信息,增强群众的自防意识,落实治安防范措施;做好单位内部的安全保卫、治安隐患排查整改、治安宣传等工作;开展警治联勤、联户联勤、联村联勤、邻里守望等“平安守护”活动,有效激活基层警务防控的“末梢神经”,实现社区警务共建共享共创平安的互动格局。收集社会信息方面,及时向公安机关反映可疑情况和违法犯罪线索,发现不稳定因素、不安全隐患、可疑情况及时报告社区民警或辖区派出所。有效服务群众方面,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面对面与群众沟通交流,快速了解社情民意和准确把握群众需求,及时解决群众求助,及时跟进服务,保证群众办事求助需求,实现服务群众“零距离”。

      (三)“大数据+”提升基层社会治理智慧效能。

      主动拥抱现代科技,以公安大数据发展应用为核心,加快推进信息化基础设施建设,倾力打造信息流、业务流、管理流“三流融合”的智慧警务新常态,提供多元化服务,推动现代社区警务模式的全面升级。建成“平安伊金霍洛综合应用平台”。平台依托覆盖全旗的公安智能感知网、15大视频图像应用系统及“智慧交通”“智慧危管”“智慧派出所”等警务系统,引入公安内外部信息、视频数据资源,将各项数据深度融合交汇、筛选整合分析,利用每日研判、战时“双研判”机制,实现数据导侦、数据导稳、数据导控,为“公安大脑”提供源源不断的“新鲜血液”,为科学决策、智能指挥、警务实战提供强力支撑,实战贡献率和服务满意率达到了90%以上。此外,12座350兆基站覆盖全旗,移动警务终端社区民警全警配备,智慧安防小区建设逐步普及,自主创新研发推广治安防控自助登记系统、企业版流动人口信息采集系统等信息化应用系统,“线上+线下”共同发力,通过大数据手段全面推动流动人口、出租房屋、运输车辆、商业网点、特种行业、物流寄递、散装汽油、管制刀具、危爆物品等治安要素的动态化、信息化管控,拓展前端异常报警、实时对讲、要素管控、移动视频巡逻等智慧防范服务管理功能,实现了信息采集智能化、执法办案自动化、勤务指挥扁平化、服务群众便捷化,智慧警务催生战斗力效能更加突出,基层社会治理智能化水平显著提升。

      三、成效与反响

      多元化社区警务模式,以问题联治、工作联动、治安协同为原则,以社会警务为中心,有效整合社会资源,不仅解决了社区警务工作中存在的一系列问题,而且对社区警务如何运作以及社区民警如何发动群众、如何开展群众工作提供了有益借鉴,实现了派出所警力下沉、警务前移,警务室门开得了、事办得成,群众联系得上的运作要求,对夯实公安基础工作中的联系群众基础、人口管理基础、治安防控基础,最大限度地做到了近距离防范犯罪、零距离服务群众、第一时间化解矛盾纠纷具有重要作用,全面助推基层社会治理实现质量变革、效率变革、动力变革。

践行新时代“枫桥经验““枫桥式派出所”创建先进典型

2016年多元化社区警务工作开展以来,全旗公安工作提档升级、跨越发展,全旗刑事案件连续四年同比分别下降15.9%、17.3%、12%、2%,治安案件连续四年同比分别下降62%、7%、4%、10%,盗抢骗等多发性侵财案件连续四年同比分别下降23.6%、21.5%、32.7%、38%,矛盾纠纷逐年下降,化解率达到95.4%,有效维护和巩固了社会大局稳定;在市公安局和旗直部门工作绩效考评中,先后3次分别被评为全市、全旗优秀。民调显示,民警公正执法、廉洁自律、工作效率、入户率等指标评价综合得分连续两年全市第一,辖区人民群众安全感和对公安工作满意度达到“双百”1次,始终居全区、全市前列。全旗经济社会文化各项事业全面发展、全面进步,2019年伊金霍洛旗入选“西部大开发20年县域高质量发展20个典型案例”、全区唯一“全国乡村旅游发展典型案例”旗县、全国乡村治理体系建设首批试点单位,县域经济综合竞争力稳居全国百强第20位,连续两年居全区首位;2020年,伊金霍洛旗被选为市域社会治理现代化试点示范区,人民群众的获得感成色更足、幸福感更可持续、安全感更有保障。

四、经验与启示

新时期的公安工作,不应局限于社区民警的治安防控,应该放眼更广泛的基层社会治理体系中,积极构建包括公安机关、市场、社会组织、社会公众、媒体等多元主体的警务模式,针对各地不同的社会环境、文化环境建立不同的警务协作形式,从而提升公安参与社会治理的效能。具体实践中,要精准把握治理保障、治理理念、治理格局、治理追求等四个方面的内涵要求。

(一)精准把握“党的领导核心”的治理保障。

党的领导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最大优势,是良好社会治理的根本保障。多元化社区警务要在服务、引领县域社会治理中发挥更加突出的作用,必须充分发挥党纵览全局协调各方的领导核心作用,牢牢把握党对社会治理的领导权

(二)精准把握“以人民为中心”的治理理念。

警务效能的提高离不开人民群众的配合与支持,而人民群众的支持来源于其对于警务工作的认同,所以在构建多元化社区警务模式的工程重,首先要树牢“以人为本”的治理理念,强化公安机关的宗旨意识;其次要把群众的满意作为一切工作的出发点,坚持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从而促进公安机关的勤政和廉政。

(三)精准把握“共建共治共享”的治理格局。

多元化社区警务模式的构建,离不开多元主体的共建共治共享,强调多元主体的地位平等,平等合作并不否认公安机关的权威,公安机关在多元化社区警务模式运行过程中,享有主导性,但需要公安机关在内部完善自身,向社会透明,接受公众监督;需要其他多元主体从社会大局着想,主动配合公安执法管理服务。只有这样,多元主体之间才能在充分信任、良序互动的基础上,推动警务工作的利益相关者成为一个命运共同体,对立的矛盾将不复存在,社会治理效能自然提升。

(四)精准把握“平安和谐幸福”的治理追求。

社会治理是关乎经济发展、利益分配、公共事业发展、基本民生、社会矛盾解决等几乎所有领域的系统工程,其核心追求--平安和谐幸福,是人民群众永恒不变的内心期盼与现实追求。而要实现这一目标追求,必须紧紧抓住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的社会主要矛盾,切实解决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的问题,让人民切实享有美好生活的权力,确保人民群众的获得感成色更足、幸福感更可持续、安全感更有保障。

当前,公安机关正处于深化公安改革的关键时期,为了实现公安改革的目标,切实提升公安机关的履职能力,需要从政府、社会、公安、公众等多方面主体着手,构建现代警务运行机制,创新应用多元化社区警务模式,实现人的共建共治共享,共同维护社会的稳定和团结,为实现国家治理现代化保驾护航。

会务组:010-60563980      传真:010-87747102

法治周末报社:010-84772686

邮箱:shehuipeace@163.com